【楼诚/监狱AU】监狱里的淫声浪语(六)

明诚被放回自己的狗窝的时候带着明显的尴尬。


 

那个色情狂监狱长没有给他清理的工具和时间,自己对着他射了一发羞辱了他一顿之后就让他滚了,亏了他还能那么镇定的在叫狱警进来之前拉上裤拉链,看着他拉拉链的时候明诚还满怀恶意的看着他下体茂密的毛发,想:夹住一根!夹住一根!

 
 

押送他回狗窝的狱警进来的时候看着他露出不怀好意的笑,明诚双手依旧背拷,只能拼命用脸来蹭肩膀把那些污物蹭下去,只是走到狗窝的时候还是处理不干净——太多了,有一点在睫毛上面变得更粘稠,接近固体。

 
 

突然感谢这牢房里面只有一盏灯。

 
 

狱警把他推进狗窝,他赶紧背对他们,让他们打开手铐,双手解放就把自己的脸当做一团废纸,揉揉揉搓搓搓,污物赶紧走走走!

 
 

梁仲春看着他完全忽视毛巾的傻逼样子露出嫌弃的表情。

 
 

傻逼问他:“你们今天出去放风了?”

 
 

梁仲春此时的心里他是占领了智商的高地的,于是他开启了嘲讽脸:“你刚刚被谁射了一脸?”

 
 

傻逼秒变狂躁症患者,拎着这个小瘸子的衣领子就往墙上撞:“知道一句话?看破不说破?嗯?”

 
 

梁仲春立马服软:“行行行,阿诚兄弟行行好,我一把老身子骨经不起你折腾。”

 
 

阿诚兄弟看他确实也是一把年纪了,还是以后很久的室友,为了不出事儿也就算了。

 
 

不过自己脸上的东西有那么明显吗?

 
 

这么多啊?

 
 

看起来不像能禁欲那么久的人啊。

 
 

还是天赋异禀?       

 
 

梁仲春看他傻逼脸又上来了,可是又怕他变身,只好自己拿着阿诚兄弟的新毛巾恭恭敬敬给洗好了,呈上去。

 
 

“您身上一股子膻味儿,是个男人都知道这出了什么事儿。”梁仲春丧眉搭眼的给他解释,“哪位主这么会玩儿啊,还敢动你。”

 
 

明诚恼羞成怒:“我那是手脚被拷了,你行你试试?”

 
 

“不行不行,你能你上,”梁仲春摆手表示承让,“你背后有什么靠山呐?这么大一事儿没关几天紧闭?”

 
 

明诚心想不如好好关几天呢:“有靠山好了,出也出去了。”又想起一事儿:“你们今天不是放风了?知道桂姨谁吗?”

 
 

梁仲春仔细给他描述:“我们这儿四个区你知道吧,除了四区是特权区其他三个都是一样的。桂姨现在就是管四区的。”

 
 

明诚:“四区什么区?”

 
 

梁仲春:“精神病区,还有不光脑子有病人也有病的。”

 
 

明诚:“那为什么叫特权区?可以打大象用的镇静剂的特权吗?”

 
 

梁仲春:“忘了说,有靠山的精神病。”

 
 

明诚:“一次把话说全行不行?”

 
 

梁仲春:“二区这边分几个小团体呐,我跟一个看起来还挺好打交道的老爷子聊了几句,他跟我说虽然桂姨现在管得是四区,以前可是监狱真正掌权的。”

 
 

明诚:“现在这个明楼还是新来的?”

 
 

梁仲春:“到任不久。”

 
 

明诚:“还知道什么吗?”

 
 

梁仲春:“咱们二区离四区远着呢,桂姨说是个女的不知道有什么歹毒手段,难道哪个弟兄真的想操个指不定就把命根子咬下来的老女人?安生考虑考虑怎么在二区生存吧。”

 
 

明诚这还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不知道在监狱这样一个高度封闭的环境能干些什么事儿,说实话他也不是很想知道,他一个挺能打架的人,何必还要另外投靠一个什么家族的老大。

 
 

明诚摆摆手示意梁仲春闭嘴,过一会儿又问他:“我们这区最方便拿枪的是谁?”

 
 

梁仲春看着这间歇性傻逼:“您当我们这是在哪儿?”

 
 

明诚:“好吧。刀呢?”

 
 

梁仲春:“滚蛋吧你。”

 
 

明诚:“随便什么能上手的。”

 
 

梁仲春:“黄鼠狼,狱工的。”

 
 

明诚:“长什么样儿?”

 
 

梁仲春:“明天带你去认脸。”

 
 

明诚:“好。记得还有什么想组队越狱的,或者可以往外传消息的,买药的,都给我认个脸。”

 
 

梁仲春心想您这是想干什么,老子不陪你瞎搞啊。

 
 

不过还是答应了带去认脸的活儿。

 
 

毕竟梁爷自己是个搞交际一把手的,不在小年轻面前露露手还真是愧对自己这十几年攒下的名声。

 
 

名声这东西口口相传,或有误传的夸大了的,可梁仲春这人总不算虚——也许进这监狱的都不是什么普通人渣?也许有点儿什么目的?

 
 

反正第二天放风的时候明诚收获了很多以后可能打交道比较多的人脸——除了叫黄鼠狼的,还有叫狗啰的,或者避雷针这样的,甚至那个能拿药的叫草头圈子。

 
 

认识这些人的时候对方叫他自我介绍,于是明诚只好自己想想自己绰号是什么,想半天深觉文学功底不如监狱里的老大哥们,老老实实报上个“阿诚”的名字。

 
 

草头圈子盯着明诚的脸,联想了一下高木那天受伤的惨状,心想果然咬人的狗不叫,不知道这狗什么时候能咬杀四方——这人的骨头是直的,板直板直,比那些一身肌肉的的人看起来还能惹事儿一些。

 
 

老大哥就是老大哥,草头圈子不仅以他的绰号别致出名,也不仅因为他会投机倒把出名,还因为他确实有双火眼金睛,一看就知道谁的身上有反骨,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不想遵守监狱里面既定的生存法则,还因为自身很强大碍了别人的路。

 
 

其实像草头圈子他们这种“做生意”的生意人不会介意到底有几方势力,观望一个区里面四五个甚至更多的老大争霸,乐于挑起矛盾,流血才能赚钱。可二区最近很安稳,为什么呢?安稳的格局往往因为一个强势方的专制,半年前入狱的赌鬼就是这个站在了二区顶点的男人。

 
 

就叫赌鬼。喜欢打赌。最有名一战就是跟新任的监狱长明楼赌钢管——上一任二区的老大——的死活。

 
 

明楼赌他三天之内死不了,赌鬼说绝对死的了,明楼说赌什么,赌鬼说我要是赢了你多照顾照顾我,输了你乐意怎么着怎么着,明楼说行啊,输了你每天下午来跟我玩俄罗斯转盘。

 
 

其实就是明楼的恶趣味,新上任的监狱长不多多利用监狱里面人渣们满足自己的嗜杀欲望,还是个好监狱长吗?

 
 

可惜,最后是赌鬼赢了,的确获得了明楼的照顾,再加之武力上确确实实的压制,站稳了二区老大的地位。

 
 

而且到现在不知道钢管是怎么死的。

 
 

钢管被发现的时候七块颈椎碎了四块。

 
 

没有人看到是谁干的,也没有证据证明是赌鬼干的。

 
 

从此一战成名,外界传说颇多。

 
 

可这次赌鬼对上阿诚,梁仲春竟然也不觉得阿诚会吃大亏。

 
 

梁仲春站在狗窝里面,门已经关上了。他看着阿诚的右手,他的手是很好看的,不像监狱里大多数人一样手指粗短,指甲呈扁形,厚厚一层老茧上面起了皮,指甲缝里面还是黑色的。他的手指长,直,且骨节分明,指甲形状好看的像是人工造的,还难得的干净,手掌有男性的宽厚,也因为太瘦了指骨明显,青筋鼓起,在白色皮肤上面像是羊脂玉掺了翡翠。

 
 

就这么一双玉料子做出来的手,现在上面沾满鲜血。

 
 

大红的,新鲜的,刚刚从人类血管里面流出来的,带着铁锈味儿的血。

 
 

沾满了整只手。

 
 

他看着自己那只手,看着狗窝外面笑了起来。

 
 

 明楼这天日常巡视,在中央控制塔里面举着望远镜四处瞭望,视线最后落在一片宁静,半点儿声息也无的二区。

 
 
 
 
 


 
 
 

//

 
 

TBC.

评论(51)
热度(348)

© 光荣哑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