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监狱AU】监狱里的淫声浪语(二)

-监狱每章都是粗口遍地走

-大哥上线了,按这进度马上就该肉了

-今天连更两章,虽然第二章很短小



//


明诚忍不了了。


新生入狱三个月规定要带脚镣,好的;


剃头发,头上被那狱警刮了两个大口子,好的;


入狱体检,医生不在,走个过场,正好大家都裸着,互相检查,好的;


不准穿衣服,衣服放在各自的狗窝,裸着走回去,好的。


但是,走在半路上,被很有兴致、超级嗨、格外讨人嫌的老犯人们,色眯眯的看着,甚至有一个早泄的废物,把精液弹到了他的大腿上,这就忍无可忍了。


他隔着狗窝的栏杆一拳打在那个人的鼻梁上面,鼻血飞飚到他的拳头上,那人惨叫一声,往后一个踉跄,裤子掉在地上,暴露在外面的下体让明诚恶心,可惜没带刀,这玩意儿赶紧剁了好。


下一拳正在飞奔的路上,后面跟上来的狱警一棍击中明诚的腹部,大喝:“滚去自己的狗窝!”


明诚痛的要死,被狱警推搡着往前走,心里脏话不知道飞了多少出来,妈的,五大三粗浑身恶臭的渣滓。


狱警领着他们二区的犯人各自进各自的狗窝。


整个牢房区昏暗无比,没有自然光,吊在正中央一盏大灯充当了所有光源。


就像地下的城市一样,空气也闷住,陈旧的二氧化碳滞留在里面。


明诚和梁仲春的狗窝在二楼北边儿正好拐角的地方,一进去明诚就赶紧穿上全套衣服,梁仲春看的好笑,慢悠悠坐在床上穿衣服,还一幅过来人的口气劝明诚:“你这小身条儿,监狱里最喜欢你这种了。娘们儿少,你这样的男孩儿最抢手。”


明诚呵呵冷笑:“我长得像女的?眼睛瞎屁股里面去了吧。”


梁仲春:“谁管你长的像不像女的?大晚上的裤子一脱就是操,腰细腿长就可以了。”


明诚心想我胸腹肌都有,腰细也是硬的肌肉。只是说出来太自夸,不好意思说。


梁仲春看看他的脸:“小兄弟满十八了吗?”


明诚:“满了。”


这回轮到梁仲春呵呵冷笑:“我眼睛可没瞎到屁股里面去。现在监狱还收十八岁以下的?得有多乱。”


明诚倒是见了新奇:“这监狱不是一向什么人都收?有时候一收一家人,十三岁的也收进来。”


“说是这么说,我暂时还没看见。”梁仲春咂咂嘴。


“你看那边那几个对着老子撸的,”明诚背对着狗窝的栏杆,只是头往哪个方向点了点,“那么饥渴。十几岁的小孩子进来早被操死了。”


梁仲春心想说的也是。转个头看见明诚那穿了监狱服之后还是细细窄窄一截的身板儿,心想这孩子以后估计不好过。


啧啧啧,幸好我在外面女人玩儿够了才进来,总用不着走后门。


明诚也心想,幸好我室友一幅肾虚样,至少有两个老婆,进来了也饿不出个好歹来。


这个狗窝里倒是意外的洋溢着一幅家庭和乐的气氛。


明诚心想,这个比喻好恶心。


然后擅自占了下铺的位置,拍了拍枕头就睡下了。


闭目养神。


迎接未来。


 

中央控制塔里。


体检时不见人影的汪医生正坐在最大的办公室里,倚在沙发上,阳光从落地窗射进来,洒在她身上,好一幅海棠春睡的模样,白大褂覆在姣好身段上,光影起伏下越显得诱人。


门咔哒一响。


汪医生眼睛突然亮起来,眼里有星星。


汪医生甜甜叫:“师哥,你上班迟到了。”


来人声音沉稳,一点点的沙哑就像纵欲过后,惹人遐想:“哪里迟到,是你来得太早。”


“师哥,新一批犯人的体检表在这儿,给你看看?”


“好。给我吧。”


汪医生轻快的走到红木的办公桌前,将一摞表格递过去。


来人接下,手撑在桌子上,状似随意的翻了翻,随口说:“累着你了,今天难得好天气,还叫你接新人。”


“没事儿,份内工作嘛。”汪医生娇俏一笑。


“嗯,来,曼春。”


“怎么啦?”


“这人在哪个区?”


汪医生站在宽大的办公桌对面,看不太清楚,走到来人身边,自然而然挽住他臂膀:“明诚……偷东西进来的。二区。”


“好。”


沉思一秒钟。


“把那个日本人高木调到他旁边的狗窝里去。”


汪医生一愣,看着表格上相片里端正的脸和赤裸的上半身,回过味儿来:“师哥好坏啊!”


然后发出一串笑声。


门口传来敲门声,应该是巡逻队的队长来报告早巡。


汪医生连忙放开她师哥的手,站到原来的地方,正色说道:“那我走了,典狱长。”


“幸苦汪医生了。”


典狱长微笑。鼻梁上金丝边的眼镜在太阳下反出刺眼的光。





//


TBC.


对了!猜大哥是狱警的加一分!其实大哥是典狱长!更厉害更鬼畜!

评论(24)
热度(339)

© 光荣哑巴 | Powered by LOFTER